第137章 136:坤极消失,山上归四方宗,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
顶点小说 >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> 第137章 136:坤极消失,山上归四方宗,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37章 136:坤极消失,山上归四方宗,

  第137章136:坤极消失,山上归四方宗,山下归李云(求订阅求追读

  静心,凝神。

  然后撕裂。

  李云屏住呼吸,全身心投入体内的磅礴劲气之中。

  果然如裴娘子所言,气血虚浮的状态下,劲气也出现了不稳定,哪怕他这凝聚质量极高的劲气,此时也有些散乱的状态。

  劲气,脱身于气血,是精气的产物,气血越虚浮,则劲气亦会出现虚浮,这句不合理的理论竟然是对的。

  李云静心凝神下,能够内视可见,自己身体中那几乎充斥每一个地方的劲气,有些虚幻,虽依旧质量极高,但已经削弱了许多。

  然后,撕裂它们,现在,应该可以了。

  心念微动,李云找了一处最为薄弱,在手臂位置的劲气分布地带,开始撕裂。

  按照流水劲第二层化水而言,需要将劲气变为如水般柔软,说人话就是在第一层提升劲气质量的状态下,将它们撕碎,然后重组凝聚,不断重复操作下迅速找到技巧提升控制力。

  最后使得劲气犹如水般,可以有了柔软,初步控制的能力,也既突破第三层柔水的前置条件。

  说起来简单,实际难上加难。

  对李云这类气血磅礴,劲气也恐怖的武人而言,劲气越多,便越难。

  他小心翼翼的,控制着手臂处的一小团劲气,极其细微的撕裂。

  手臂肌肉蠕动,同时叠加着李云的意念精神,牵扯着小臂的劲气,开始分扯。

  那凝聚,质量极高的灰蒙蒙劲气,极为顽固。

  哪怕因气血虚弱状态而虚浮的劲气,也依旧极其难以撕扯,每一次扯动,劲气都会因力量而出现变化,但无论如何,终究是拉扯不出一丝。

  李云撕扯,劲气变化重复,继而撕扯,如此不知多久,李云已是满头大汗。

  也不知许久。

  或许是惊叹于李云的毅力,反复拉扯之下,那一丝被不断扯动的劲气终于抵达极限,被李云撕扯开来。

  仅仅只是一道头发丝粗细的劲气。

  李云内心却是狂喜!

  成了!

  心情激动兴奋下,身体随之出现变化,血液的加速流动使得劲气开始有些许不稳定。

  李云连忙压下兴奋的心情,平静下来过后,趁着刚刚撕扯下来的感悟,继续乘胜追击。

  如此不知多久,又是撕扯出五六道后,精神实在是有些坚持不住长时间的内视,小臂上的刺痛也在告诉李云,身体抵达极限。

  见此,没有犹豫,只是有些意犹未尽的脱离开内视状态。

  睁开眸子。

  “主人!”

  “主人,您怎么样了。”

  一左一右两个绝美,气质各异的女人见李云睁开眼睛,立即满脸关心的轻轻抓起李云的两只手臂,满心关切。

  “我没事,”李云摇摇头,看向左侧裴娘子那张红润未失,好像还有余劲的脸蛋儿,笑道:“你猜测的没错,气血虚浮状态下,劲气也会出现变化,我成功了。”

  裴娘子听此,惊喜道:“恭喜主人!”

  “所以…”

  裴娘子舔了舔小香舌,美眸迷离:“不如主人,我们再来吧,长夜漫漫,既然能对主人修炼有帮助,不如奴家与雪儿一起侍奉,让主人修为再有提升。”

  “嗯嗯!”苏绛雪连连点头,大抵是动作有点大,微微一颤。

  “主人,裴姐姐说的对。”

  “…”李云看了看两个食髓知味的女人,没有理会,只是挣脱开来,穿好衣服,破有种无情的感觉:“先不了,我只是为了修行,并不喜欢沉沦肉体快感。”

  “另外,现在是几时了。”

  裴娘子连忙回答:“主人,现在是寅时了。”

  “寅时?”李云眉毛轻佻,他午时出的门,此时竟然寅时了。

  果然,容易沉沦。

  摇摇头,李云拍了拍二女,随之下床找了一个蒲团盘腿坐下,淡淡道:“你们白莲教之中,有没有增长劲气的丹药。”

  “有,但很少,奴家这一脉只有三颗。”

  “雪儿这有五颗呢,”苏绛雪轻笑,挑衅似的看了眼裴娘子。

  裴娘子红唇微张,顿时又有了想开骂的念头,刚刚共同战斗的姐妹情谊瞬间崩塌。

  李云抬手制止裴娘子的欲娘又止,命令二女:“将所有的增长劲气的丹药交给我,另外,发动一切能量,寻找收购任何一种可以增长劲气的丹药。”

  “是,”两女正色的点头。

  “嗯,睡觉吧。”

  李云摆摆手,闭上双目不在言语。

  两女看了看李云,又面面相觑了一会儿,小脸微红着,但见李云没有碰她们的想法,两女也不敢杵逆李云,只得作罢。

  重新躺在床上,房间内陷入寂静。

  李云睁开眸子,看着入睡中的两女,目光有着丝丝复杂。

  他对这两个女人,没有什么感情,何况,这两女都是自己用手段控制住罢了,两女与小柔根本无法相比。

  一旦这两个女人挣脱开自己的控制,以她们的手段,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脱离,甚至杀害自己。

  感情,自是没有。

  工具人罢了。

  只是希望,这两人莫要有多余的想法。

  第二天清晨,李云一身气血便已恢复了大半,为了保持气血虚弱的状态,又让两女腿软瘫软在床上过后,李云才保持着虚弱状态离开了棋圣楼。

  当天午时,裴娘子与苏绛雪便各自将丹药送上府邸,一共八颗增长劲气的丹药。

  回到府邸过后,这些天,李云便开始了疯狂修炼的日子。

  每日喂饱小柔再去棋圣楼与裴娘子两人论道变为虚弱状态,回来后,进入内视状态撕扯劲气,日子饱满而充实,虽平静,但也不错。

  这种每日都有提升的感觉,让李云着迷。

  天道酬勤,努力就会有所收获,短短三天的时间,他那粗糙不堪的劲气控制力,便上涨了一个阶层,不断的撕扯劲气重复,距离第二层化水,已然不远。

  这一日,李云脸色煞白,结束修炼。

  黑一鬼魅般的出现在李云身侧,半跪在地:“主上,坤极不见了。”

  “坤极?”李云睁开眸子,面容因气血虚弱有些煞白,心念一动间,掌心出现两道手指粗细的灰色劲气,目光幽深:“我记得,我应该让你们去看着他的。”

  “抱歉主上…我们的人,没有看住,”黑一表情难看,低着头,不敢抬头看李云一眼。

  他安排的人,一共十五名好手日夜监视坤极,结果却在眼皮子底下溜走,这无异于是严重失误,疯狂打着他的脸。

  李云看了黑一片刻,收回目光,缓缓道:“我不怪你,坤极乃真气境强者,莫说炼体境,就算你们这些真劲武人过去日夜监视,恐怕也没有用处。”

  “多谢…主上谅解,”黑一咬着牙,心中很是难受:“不过这终究是我的失误,我愿意受罚。”

  “不必了。”

  李云摇摇头,紧接着道:“另外,最近这些日子里,华阳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。”

  “有一件。”

  “说。”

  黑一轻声开口:“两天前,一名年轻道人出现于华阳县之中,以一己之力横扫了整个年轻一辈,哪怕已经迈入真劲的紫霄剑派的周向南也被其秒杀。”

  “同时,紧接着,这位年轻道人疯狂挑战上一辈的武人,从二流门派势力到一流门派,全部扫了个遍,金凤门,紫霄剑派两宗门的长老门主,皆被这位年轻道人战败。”

  “而这位年轻道人,是一龙二麒的那位龙,闭关一年之久的四方宗掌门真传,清风。”

  听到四方宗一词,李云眸子不由得微微眯起:“四方宗真传?他是来查探流水流星二人死亡的消息么?”

  “不知…”黑一摇摇头,迟疑片刻后道:“但根据我们的消息来看,这位亲传自下山开始,便一路寻找强者比武,说是来查探消息的,倒不如…倒不如说这是个武痴,武功大成过后四处挑战高手验证一身武学。”

  “而且这个清风展现的实力极强,自下山后,无一败绩,无论真劲还是透劲,皆不是其一合之敌。据说,金凤门门主在他手下没有撑过三十招,紫霄剑派的门主君子剑三十来招便败北。”

  听此,李云微微眯起眸子。

  “有些意思。”

  端起桌上一杯已经凉透的茶水,轻抿一口,苦涩冰凉的茶水透入心间。

  “继续看着,有情况立即告诉我,”李云轻声说道,手掌猛的握拳,将手中劲气碾碎:“若是有问题,那便杀掉。”

  他并没有在意这个清风的实力,对于此时的他而言。

  所谓透劲真劲都一样,轻松可杀,唯一让他忌惮的,只有真气强者。

  李云眸子幽深,看向远处高耸的山峰。

  “山上,是四方宗的。但山下,得听我李云的。”

  “是,”黑一头更低了。

  ……

  翌日,阳光正好,白雪飞扬。

  彭!!

  一声巨响,一道高大强壮的人影倒飞而出,重重撞在墙壁上,瘫软落下,手臂胸膛处,满是细小如针的伤口。

  “孱弱,弱小。”

  “贫道自以为铁石门横练所向无敌,身体与劲气向配合,一身横练足以纵横华阳县,没成想,竟如此的不堪。”

  “贫道禁闭一年之久,下山一趟,年轻一辈已无人是我对手,便想试剑上一辈武人,现在看来,还是让贫道失望了。”

  一身白色道袍的年轻道人,负手而立的站在铁石门比武堂之中,目光夹杂些许扫兴的注视着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铁石门长老。

  言语之中,充满着浓烈的失望。

  周边,一众身材强壮的铁石门弟子乃至高层,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。

  不过五六招…只在门主之下,被誉为不动如山的陈长老,竟这么败了?

  “噗!”陈长老捂着胸口,硬撑起身,满脸愤怒:“你…再来!”

  “与你交战,贫道没有一丝一毫在战斗的感觉,”年轻道人瞥了他一眼像是看着一只蚊子苍蝇般,收回目光,继而仿佛燃烧着火焰,战意汹汹的看向右侧坐于虎皮大椅上的中年壮汉。

  “石门主,贫道实力如何?可否入你眼?”

  如小山般体型庞大的中年壮汉目光深深的看着年轻道人,沉默片刻道:“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,你应该就是一龙二麒之一,四方宗那位惊才艳艳的那条龙,清风道人,对吧。”

  “是,”清风没有撒谎,直白点头道:“贫道下山,便是为了剑试华阳县,金凤门门主铁凤心不值一提,二十招便败,紫霄剑派宗主剑法不错,但依旧让贫道失望,三十五招败,现在,只剩下你了,被誉为横练无匹,拳可破海的石门主。”

  “不知,你能撑下贫道几招?”

  铁石门门主,威名赫赫华阳县二十年的石心沉默了,在一众期待的目光下,石心摇头:“我的炼体虽然硬比钢铁,但你的那种特殊的手段,比我钢铁般的身躯更加可怖,周华那个伪君子不是你的对手,我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,到此为止吧。”

  “到此为止?”清风愣了下,轻笑一声,摇摇头:“贫道大老远跑过来,怎能说止便止?”

  “战吧,莫要让我瞧不起铁石门。”

  清风负手而立,目光冷淡的注视端坐着的石心。

  石心那如小山般的身躯没有任何变化,只是他坚毅的面孔却是微微变色,他能够感觉到,门中弟子高层的视线。

  若是不战…

  “呼!”石心深吸一口气,眸子渐渐充斥杀意。

  “区区小儿,你要战,那便战!”

  “我石心以三重身纵横华阳县二十年,岂会惧你?!三重身!二重!!!”

  石心咆哮大吼,声浪巨大,震的硕大比武堂仿佛都在颤动。

  彭!

  脚下地面炸裂凹陷出圆形大坑。

  石心高达两米二左右的身躯化作残影,冲杀向负手而立的清风,气势骇人,隐隐有些些许武道精神之意,犹如一尊山中猛虎扑杀而去。

  他的身躯,更是在冲杀的过程之中,发出噼里啪啦犹如鞭炮炸响的声音,两米二的身躯层层提升,刹那间,增长至两米五,身躯心口重要位置,更是出现淡黑色的防御角质。

  这便是铁石门稳坐一流势力顶尖层次的最强武功,三重身,一重至三重,每一重的提升,便能使得肉身力量大大提升。

  “去死!!”石心咆哮着,大手作掌,如蒲扇巨大的手掌犹如天穹,笼罩向清风。

  “不错。”

  清风轻轻颔首,俊俏的面孔露出一抹笑意。

  唰!

  陡然之间,化作白色残影,不退反进,竟是选择与肉身强横,近身格斗极强闻名的石心硬碰硬。

  “好胆!”石心大怒,手中威势更盛一筹。

  二者碰撞,掌心与如鹤嘴的的手型重重击在一起。

  轰隆!一声闷响,二者脚下的木板地面瞬间爆炸开,木屑飞扬。

  石心脸色微变,掌心的刺痛让他心中大惊。

  二者僵硬一刹,停顿片刻。

  下一呼吸,两人不约而同收手,后退,变招,碰撞。

  砰砰砰砰!!!

  一声声恐怖的炸响,两道身影几乎化作残影,恐怖的力量相撞,使得庞大的比武堂摇晃。

  十五个呼吸,两者交手五十招。

  石心脸色越来越难看,清风表情不变而淡然,一掌击退石心半步后,清风轻声细语:“结束了。”

  “如意,剑形。”

  右手双指并拢,形成剑指,唰的一声破空。

  嗤!

  诡异的劲气以及极致的速度让石心根本来不及反应,在他反应过来时,胸口的剧痛让他瞳孔猛缩。

  彭。

  石心巨大的身体一软,直接跪倒在地,捂着出现一处洞口的胸口。

  “门主!!”

  “师父!!!”

  众人大惊失色。

  石心没有理会门人,死死捂着胸口,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清风:“刚刚…那是什么招式…”

  清风低头俯瞰着石心:“你实力不错,对于强者,贫道应当尊重。”

  “此乃贫道自道门如意劲之中领悟而出的招式,贫道命名为,如意——剑形。锋不可当,可破铁石。”

  “如意劲,如意剑形?”

  石心眸子瞪大,突然惨笑一声:“道门如意劲…我听说过,你的天赋居然强大到这个程度,也怪不得胆敢穿道门道子的白色道袍,我输的不冤。”

  “但!”

  石心死死盯着清风:“你为何不挑战血刀门?不敢,对么?”

  “贫道会的,”清风似是看透了石心的想法,嘲讽的嗤笑一声:“待贫道养出无敌之心,自会亲自去挑战血刀门门主王正豪。”

  “年轻一辈,年老一辈,贫道会全部挑战。”

  说到此处,清风话语停顿片刻,突然问道:“你是否见过一名与我同龄的年轻人,相貌中等,喜身穿黑衣,最为瞩目的是那双如同大星的眸子,身材并不高大,但气势极为骇人。”

  “李云?”石心愣了下,他之前曾远远见过一次李云,虽然并没有打招呼,但对方的特征,确实极为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“你说的是,孙长青的传人李云?”

  “李云么?”清风露出一抹笑容:“贫道明白了。”

  “告辞,”话落,他微微抱拳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,转身离开。

  途中,没有任何一人胆敢阻拦。

  石心捂着胸口,死死的看着清风离去的背影,直到彻底消失不见,他忽然惨笑:“我们的时代,已经远去了。”

  “无敌之心…真是…前途远大。”

  清风离开铁石门后,轻轻甩了甩略有红肿的右手双指。

  铁石门的三重身确实坚硬,不过,哪怕有劲气以及强横肉身的双重防御,也无法抵挡他的如意劲。

  道门如意劲,真正实施,清风才知晓它的真正恐怖之处。

  无物不能破!

  任何劲气,都如豆腐般的脆弱可笑。

  这一战过后,走出铁石门的刹那,清风的目光愈来愈明亮,气势越来越强盛,这是精气神在一场场战斗之中,快要达到极致。

  “无敌之心…只差这个李云,之后便是战王正豪,希望这李云,莫要让贫道失望,至少,也要如石心般,能够逼贫道使出如意劲的招数。”

  清风吐出一口浊气,面带着温和的笑容,走进一家客栈之中,询问打探李云的消息。

  李云在华阳县名气很大。

  没花多少功夫,清风便知道了李云的所在地。

  半炷香时间,清风找到了李云的住处。

  他来到院门前,一名黑衣人忽然出现拦住清风。

  “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,速速离开。”

  清风听此,没有生气,反而面带笑容,无比温和的行了一礼道:“贫道四方宗亲传清风,只是想见一面李兄,还请这位兄台行个好,至少,也要去问问李兄也不迟,或许李兄会见贫道也说不定。”

  “多谢兄台了,”说着,清风递给黑衣人一块碎金子。

  “不必了,”黑衣人摇摇头,目光打量清风片刻:“你且等候。”

  话落,黑衣人消失,约莫十来个呼吸过后,黑衣人轻功飘然,出现至清风面前,伸手道:“请吧。”

  “多谢兄台,”清风轻声感谢。

  背负双手,跟着黑衣人走进府邸之中,他能察觉到这个黑衣人是一位真劲高手,但那又如何,真劲透劲于他而言,差不了多少。

  至于这位外来的李云,又为何有真劲下属,这也不关清风的事情,他来此,只为了一件事,打败高手,圆满无敌之心,仅此而已。

  一路上,院中下人都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清风。

  直到黑衣人带着清风进入内院后,这些下人才收回目光,一言未发,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。

  过了这么些日子,这些下人也隐隐能够察觉,府邸中的老爷,很不简单。

  嗤。

  脚踩雪地,踏入内院。

  入目处,是一大片宽敞的大院,院中,满是坑坑洼洼,还未填补的大坑痕迹。

  “主上!”黑一朝不远处坐着喝茶的李云行礼。

  清风也随之看去,目光微微一缩。

  数十米开外的这位黑衣青年,给他的感觉极为惊人,犹如大海,深不可测。

  这样的感觉,哪怕是他下山目前遇到的最强的高手石心,也没有感受到过。

  不过,只有这样的强者…才让他感觉到兴奋啊。

  清风嘴角渐渐上扬,露出一抹笑意。

  同一时刻,李云侧头看了过来,轻笑一声,抬了下茶杯,目光平静:“道长,又见面了。”

  “是啊…”

  清风笑容越加盛,甚至有些狂。

  他轻轻抱拳,满脸狂笑,死死盯着李云,轻声而坚定。

  “四方宗亲传清风,请李兄一战。”

  马上爆发剧情了,兄弟们多追定呀,最近成绩越来越拉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9js1.com。顶点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9js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